Kaier湫

髭切厨❤及川彻厨❤两位我的嫁❤
刀乱迷我英迷排球迷_完全久吹超爱小久💕小久是天使💕
正职是室内设计师_喜欢写文画画(业余)_努力锻炼自己的文笔和画技中

暗堕的审

很诡异很诡异很诡异的一篇文,只是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而已,不会有接下去(大概),只是单纯想随心写写而已。

内有暗堕婶婶,不能接受请按叉叉,非常感谢。

文笔并不是很好,真的就只是单纯写爽。

PS:并没有结局。





『主人,为什么…』加州清光不可置信地捂著自己的嘴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听到他的声音,眼前的人缓缓地朝他转过身来,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哟,清光,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不…不可能…』加州清光难得地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他自言自语般地呢喃著,『主人怎么可能会…』


『哎呀,果然没办法接受呢。』那人勾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慢慢地迈开脚步朝加州清光走了过来。


以往总是被要求留长的黑色短发如今早已长过腰际,柔顺的长发随着他的举动轻轻地摇晃著,但是加州清光却早已无心去在意过往那另他非常执著的黑色头发。


『为什么…』他大受打击地低语著,腿也下意识地在对方靠近时不停地往后退,与对方保持距离。


『清光你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呢。』对方见他不停地往后退,却也没有停下靠近他的脚步,只是在他开口问了问题后,抬起手掩著嘴,露出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嘲讽表情。


见到如此陌生的他,加州清光的身体开始止不住地颤抖,恐惧也开始自心底冒出。


这个人,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主人了。


意识到这件事情的加州清光马上转身,朝本丸的方向开始狂奔。


不可能的!那么可爱善良的主人不可能暗堕的!


加州清光一边跑,一边不停地在脑海里这么催眠自己。


一路狂奔回本丸后,他狠狠地冲进刚被打开的本丸的大门。


『加州你怎么了?跑成这样,是有鬼在追你啊?』鹤丸鄙夷地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加州清光,疑惑地探出头想看看门外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追他。


『別看!』鹤丸的头才探出去一咪咪,就被加州清光狠狠地扯了回来,还被抓着前襟吼了一顿,『什么都没有!把门关上!』


无辜的鹤丸只好乖乖地把大门关上,见他关上本丸的大门后,加州清光焦虑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刚刚的一定不是主人,一定是其他暗堕了的审神者,对,一定不是他们的主人…一定不是…


加州清光不断地催眠著自己,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狠狠地颤抖著。


『啧啧,清光,把主人一个人扔在后头,自顾自的跑开,你这样让我很伤心呢。』突如其来熟悉的声音自他后方传来,他停下脚步,瞪大了双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机械似的把脑袋转到侧面,看着和刚刚见到的形象一模一样的审神者,加州清光几乎疯了。


『你不是!你不是!主人不可能暗堕的!不可能的!!!』他疯狂地抱着自己的脑袋,紧紧地闭上双眼大叫著,脚也不停地往后退,直到后背抵到墙壁后停才了下来,但是抱着脑袋的双手依旧没有放下,双眼也紧紧闭着,好似这么做眼前的那人就会凭空消失一样。


但,那也只是他自己的自我安慰而已。


那人不仅没有消失,反而一步步地朝他靠近,最后,停在了他的面前。


『清光,你不睁开眼睛看看我吗?』对方突然柔和下来的声音让他唰地睁开紧闭的双眼。


入眼的却不是他以往最喜欢的褐色瞳孔,而是另他恐惧的血红色双眸。


原先白净的额头上长出了鬼魅般的角,可爱的面容也被一片片鱼鳞般的纹路覆盖,呈现出了暗红色,另他作呕的恶心图腾。


『为什么…』加州清光低著头和那人对视,强忍著作呕的感觉,双眼紧盯着那人的双眸,想在里头找出一丝丝的动摇。


『为什么?』那人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开始疯狂地大笑。


那人疯狂的举止和面容让加州清光的心,一点一点地开始变冷。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他了。


『清光呀清光,你怎么就问了一个这么傻的问题呢?』对方突然停下那疯狂的举动,掩著嘴,痴痴地笑了起来,眼里尽是满满的嘲讽。


『当然是为了改变历史呀。』


看着那人的笑容,加州清光感觉自己异常的冷静。


他冷冷地注视著那人的面孔,以往的喜爱早已不复存在,只剩下满满的排斥和厌恶。


加州清光握紧了自己的双拳,猛地将右手往別著本体的方向伸去,用最快的速度把刀抽了出来,架在那人的脖子上。


『既然你已经暗堕了,那么,杀了你就是我的责任。』加州清光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何可以如此冷静地做出这个举动和说出这样的话。


当下的他已经无法思考,也无法回忆起和那人一起生活的一点一滴。


就连悲伤,他也无法感受到。


被他拿着刀架在脖子上的那人依旧嘴角挂着微笑看着他,一点也没性命受到威胁的样子,只是抬起手缓缓地抚过他的本体。


被他陌生的体温触碰到,加州清光感觉自己的身体又开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他用尽全力握紧自己的本体,狠狠地朝那人的肩膀砍下去。


鲜血喷湧而出,飞溅到他的脸上,他伸手摸了摸,是温热的。


那人的脸上依旧挂着微笑,身体依旧挺立著,一点也不像受了伤的感觉。


『哎呀哎呀,清光,你变成坏孩子了呢。』那人伸手摸摸自己流着血的伤口,嘴角的笑容也愈来愈大。


加州清光看着那人诡异的笑容,心底愈发冰冷。


『不过呢,我要感谢你,谢谢你帮我把作为人最后的血液给放掉了。』那人开心地朝他靠近,他感觉到自己的本体已经刺穿了那人的躯体,对方却一点正常的应有的反应都没有。


这人已经不是人类了。


想到这,加州清光立马抽出自己的本体,往侧边躲去,退开几步和那人保持距离。


那人也不恼,转动着脖子朝他看来,随后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就消失了,而那一大片的血迹也随着那人的消失而消散,现场只留下拿着本体呆愣的他。


『清光你在干嘛?』突然一个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惊得他马上摆出战斗的姿势。


『你拿着本体干嘛?』对方也被他突如其来的举止吓了一跳,马上往后退了几步,以免被他误伤。


看清对方是谁后,他收起了战斗的姿势,暗自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你啊安定,突然拍我肩膀,我差点没被你吓死。』


『我这是看你一个人在发呆,好心叫了你一声好吗?』大和守安定翻了一个白眼给他,手上正捧着一叠折好的衣服,準备往他们的房间走去。


『那还真是感谢你了。』加州清光难得的没有回呛他,这异常的行为令大和守安定疑惑地挑挑眉。


但是见他满脸的疲惫和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大和守安定也难得地没有嘲笑他,只是在路过他的身旁时空出一只手拍拍他的后背,随后进了他们的房间。


加州清光看着进了房的大和守安定,才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


刚刚那么大的动静居然没有任何一把刀被吸引过来?这怎么想都不对吧?


他捏捏自己的眉心,该不会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己在做梦吧?


他们的主人已经失踪了三个月,至今依旧下落不明,他该不会是担心过头产生幻觉了吧?


但是刚刚那砍到人的触感太又过真实,那究竟是梦还是…?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