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er湫

髭切厨❤及川彻厨❤两位我的嫁❤
刀乱迷我英迷排球迷_完全久吹超爱小久💕小久是天使💕
正职是室内设计师_喜欢写文画漫画(业余)_努力锻炼自己的文笔和画技中

殇(内含单向暗恋,双向恋爱)

原本想写日式的结婚仪式,但是去查了发现是要在神社的,但是狐妖和付丧神都不是神也不是人类,所以那段就大概大概带过而已/w\因为我真的不知道非人类是怎么结婚的。。。(泪崩)

有原创审和原创角色

关于内容的话,是鹤→审→髭→←狐姬,简单来说就是复杂的多角恋(大概?),本来只想虐婶婶而已,最后不知道为啥就发展成连鹤丸也虐下去了(被巴)

结局是BE是BE是BE(大概??)!!!然后很狗血很狗血很狗血!!!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文笔不是很好,很粗糙,可以接受再往下拉wwww

非常感谢wwww





——两情相悦,只是童话里的美梦,现实中的虚影。

 

 她木然地看着那双牵在一起的手,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

『主,这是狐姬,也是我的爱人。』髭切开口介绍着,随即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眼神宠溺地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女人。

她听见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什麽东西碎裂的声音。

自髭切牵着一个女人踏入她的本丸后,她便知道了他们的关系。

『你好,我是髭切的主人,欢迎来到本丸。』她虚伪地笑着,心脏狠狠地抽动着,搁放在矮桌下的双手正不停地颤抖着。

她紧握双拳,试图让自己不会失态。

『审神者你好。』女人对着她露出了一个漂亮的微笑,举止优雅地挽着髭切的手臂,亲暱地靠在他的身上。

看着这一幕,她有立马起身离开的冲动。

但是,理智却告诉她,她不能。

因为,她是髭切的主人。

『主,我想和狐姬结婚,可以吗?』髭切有些害羞地骚了骚后脑,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以前最喜欢他这双看着她时闪闪发亮的黄色双眸,如今却让她心痛得无以復加。

还真是讽刺啊。

她很想说不可以,你不可以和她结婚!

但是她依旧什麽也没说出口。

『可以啊,恭喜两位。』她强迫自己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摆出一副孩子要娶老婆的愉悦表情,面对那两人,『什麽时候结婚?』

『日子我们选好了,是下个礼拜一。』狐姬娇羞地掩着嘴角,脸上溢出的幸福表情却狠狠地撕裂她的心。

『请主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髭切诚恳地看着她,眼裡充满了期待。

但是,她的心好痛啊...

她的心在呐喊。

为什麽是她?

为什麽?

因为她不是人类吗?

因为自己是人类吗?

『好的,我会去的。』她听见自己这麽说道。

『谢谢主!那我们就不叨扰您休息了。』髭切对她行了一个礼后,扶着身旁的狐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她的房间。

他们两人一走,她的肩膀瞬间垮下,强忍着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间断地滑落。

她没有哭出声,就连表情也都是空白的,过大的打击令她的大脑无法正常运作。

她只知道,她的左胸口很痛很痛,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髭切...

他不再是只属于她的了。

他有了自己的爱人了。

他,会离开。

沉浸在悲伤里的她,完全没注意到有人进入了自己的房内。

『主人?怎麽了?为什麽哭成这样?』一双手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内,随后是她的脸被人用双手捧了起来。

是鹤丸啊...

看着眼前的白色,她有些恍惚地想起和髭切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源氏的重宝,髭切。你就是这一代的主人吗?』貌美的付丧神一手搁在左胸前,一手随意地置放在身体的侧边,弯弯的黄色双眸温柔地看着她,令她着迷。

『主人?』没有得到她的回应的鹤丸担忧地唤了她一声,金色的眸子倒映出了她佈满了眼泪的面孔。

『鹤啊...』她声音嘶哑地唤了眼前的付丧神的名字,鹤丸是少数知道她感情的刀男之一,『他要结婚了。』

听到她的话,鹤丸愣了一下,当下立即明白她说的是什麽。

『主人,哭吧。』他没有多说什麽,只是起身越过矮桌,把她拥进自己的怀裡,一手轻拍着她瘦小的背。

不能哭出声,会把其他的刀男吸引过来的。

还有他们两个...

思及此,她压下想要大声哭泣的冲动,双手抓紧鹤丸的外套,全身止不住地颤抖。

『唔呜...』她把脑袋埋在鹤丸的胸前,不停地流着泪。

隐忍许久的悲伤瞬间迸发,她想起了自前几个月开始就经常外宿不归的髭切。

那时候的她不断地催眠自己髭切只是有事出去而已,没什麽的。

无意间看见他和一个女人约会的身影,她依旧欺骗着自己那只是髭切的朋友而已。

为了压抑内心的不安和恐惧,她不断地欺骗自己,催眠自己。

却在见到他两一同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那些所谓的朋友和假象如同被人强硬撕开一样,巨大的悲伤如同巨浪朝她袭来,令她喘不过气。

泪水浸湿了雪白色的外套,鹤丸却像是没察觉一般,紧紧地搂着那娇小的身躯,低垂的金色眸子深沉地看着绿色的榻榻米。

不知道过了多久,哭累的她就这麽在鹤丸的怀裡睡着了。

鹤丸见她睡着后,一把将她抱起,往床铺走去。

轻柔地将人放下,替她盖上被子后,他伸出手,轻轻拨了拨她的刘海。

看着她红肿的眼皮,还有依稀挂着些泪珠的睫毛,他弯下腰轻轻地在她的眼皮上印下两个吻。

随后,直起身离开了房间,表情阴沉地朝大厅走去。

鹤丸还未拉开纸门,就听见裡头传来髭切被调侃的声音。

纸门被他拉开后,吵杂声有一瞬间是停下的,但是在见到是他后,众刀又开始起哄了。

『鹤丸!你看髭切这个重色轻同伴的傢伙,居然藏了那麽久都没告诉我们!』陆奥守首先发话,笑嘻嘻地对鹤丸说道。

『鹤丸,主人呢?』没见到应该一起来吃晚餐的主人,长谷部疑惑地开口询问。

『先睡了,她有些累。』鹤丸没什麽表情地睨了髭切一眼,转身朝大俱利的方向走去。

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的髭切也只是笑了笑,随后继续和众刀嬉闹。

『主人...怎麽样了...』不爱说话的大俱利一见到鹤丸坐下后,压低了自己的嗓音,难得地主动开口。

主人的事情,他也是少数知情的人员之一。

『不太好。』鹤丸也压着嗓子回应他,看着笑得幸福,什麽都不知道的髭切,鹤丸莫名地想冲上去撕了他。

看着对方的笑脸,鹤丸就想到她为他哭泣的面孔。

好想宰了他。

『鹤丸,太明显了。』大俱利的声音突然自旁边响起,他回过神才发现众刀都往他看了过来。

『鹤丸,怎麽了?你的表情有点恐怖啊。』小贞奇怪地蹦了过来,趴在他的背上歪着脑袋看他。

『我没事,今晚我不吃了。』说罢,也不管其他人怎麽想,鹤丸站起身就离开了大厅。

『鹤丸的心情怎麽那麽差?』

『不知道...』

被留在大厅裡的众刀面面相视,都不知道为什麽鹤丸的心情那麽糟糕。

除了少许的几把刀,深沉地看着鹤丸离开的方向,静静地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隔天一大早,睡醒的她坐起身,狠狠地伸了一个懒腰。

下床后发现身体一阵脱力,直直地摔倒在地上。

过大的碰撞声引来了她的近侍。

『主人?!』对方一把拉开纸门朝她走了过来,刺眼的阳光令她下意识地眯起了双眸。

『鹤,我没事。』她听到自己的嗓子嘶哑得严重,随即想起了自己昨晚在对方的怀裡哭到睡着的事情,『昨晚不好意思。』

『小事情,刚刚有摔疼吗?』鹤丸蹲下身将她扶起,担忧地检查了她的膝盖和双手。

『没有,应该是昨晚哭得太狠了。』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后让鹤丸扶着她到浴室去盥洗。

『主人,他不值得。』鹤丸双手抱胸地靠在门板上,看着眼前正在洗脸的她,这麽开口。

听到鹤丸的话,她正在洗脸的动作顿了一下,没有接话。

一直到把脸洗好,她拉过挂在旁边的浴巾盖在自己湿漉漉的脸上,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

『如果可以,我也想。』

如果可以,她也想不要爱上他。

如果可以,她也想不要为了他哭泣。

如果可以,她也想快快乐乐地做回自己。

如果可以,她也想不去在意他。

如果可以。

听出她的弦外之音,鹤丸叹了口气,一把拉过用浴巾遮着脸的她,轻轻拍拍她的后背。

『今天也在房内用膳吗?』鹤丸看着用浴巾遮着脸的她,眼睛里流露出了平时完全没出现过的温柔。

『嗯。』她盖着浴巾点点头,也因为这举动,错过了鹤丸那柔得溺死人的表情。

『好,那我先出去了,等我。』说罢,鹤丸抬手摸摸她的头后便离开了。

鹤丸走后,她拿下盖着脸的浴巾,眼角挂着泪,通红的双眼和脸颊上的泪痕都显示了刚哭过的证据。

她还是没办法,只要一听到有关髭切的事情,她就忍不住掉泪。

如此懦弱的自己,就连她本身都厌恶。

拿着浴巾胡乱在脸上抹了一通后,她走到衣柜前,拿出一件日常服开始更换。

『叩叩。』

穿上裤子后,纸门传来了被敲的声音。

『进来,早餐放矮桌就可以了。』以为是鹤丸,她头也不回地说了句,双手继续和自己的头发奋战。

『主公。』

身后响起的声音让她顿了一下,就着绑头发的姿势回过身,是三日月。

『爷爷。』她看着高大的身影,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

『我帮主公绑头发吧。』三日月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走上前接过她的发圈,站在她身后开始替她绑头发。

房内一阵静默,等了一阵子都没听见三日月说话,她便率先开口了。

『爷爷你知道了。』她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主公,头发绑好了哦。』三日月没有回答她,只是拍拍她的后背这麽对她说。

她神色复杂地回头看向三日月,深知自己不是这个老人家的对手。

『我有让鹤帮我带食物来。』她瘪瘪嘴,不就是在意她昨晚没有去大厅吃晚餐的事嘛!

『唉...』听到她的回答,三日月有些哭笑不得,他叹口气,拍拍她的肩膀,随后弯下腰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把视野再放广一点,会有预想不到的收获哦。』

听得云里雾里的她疑惑地看向三日月,他在说什麽?

『老头,你话太多了。』鹤丸不满的声音响起,她转头看向鹤丸,然后看见了他手上的托盘和摆在上方的一个盘。

『鹤,今天的早餐是什麽?』被早餐抓走了注意力的她马上往鹤丸的方向走去,好奇地垫着脚想看看托盘上的食物。

好笑地看着她如同小兽一般觅食的举动,鹤丸降低了托着托盘的手。

『是椰浆饭!』看到了家乡菜的她,终于开心地露出了笑容。

『光坊特地学做的哦。』鹤丸朝矮桌走去,随后将托盘放下,而被勾起食慾的她也跟着鹤丸移动的方向移动。

『哇啊啊啊,谢谢光忠!』在鹤丸放下托盘后,她跑到房门边,将脑袋探出去在走廊上大吼了这麽一句,随后又蹦回矮桌前坐下,准备开吃。

勺了一口饭准备塞进嘴巴时,她看到了坐在她面前看着她吃饭的鹤丸和三日月,随即才想起他们不知道吃了没。

『你们吃了吗?』她疑惑地询问。

『吃了,你是最后一个起床的。』鹤丸好笑地塞了她这麽一句。

『哦那我吃了。』随后她便开始吃起了早餐。

『好好吃。』把盘子上所有的食物都扒进自己的胃裡后,她满足地拍拍自己的小肚子。

『你现在这模样就像隻刚吃饱的小猪。』鹤丸见她这模样,无奈地笑道。

『不好意思,我还真是肖猪的。』她翻了个白眼过去。

『叩叩。』

房门再次被敲,她看了眼鹤丸和三日月,随后懒懒地开口,『进来。』

『主,是我。』拉开纸门后,映入眼帘的是髭切那张令她又爱又恨的面孔。

『什麽事?』对方的突然来访让她浑身僵硬,原先短暂被遗忘的痛苦悲伤再次涌出,她稍稍别过视线,强装出没事地开口询问对方的来意。

没料到鹤丸和三日月也在的髭切很明显的愣了一下,并没有马上说出自己的来意,尤其是他还接收到两人对他若有若无的敌意。

『有事?』不是很想看到他的她,直起身,随手抄起了一支笔,把托盘往旁边推去,准备工作的意图非常明显。

被她的声音唤回神的髭切看了一眼鹤丸和三日月后,走到他两的旁边,跪坐下来。

不知道髭切究竟想干嘛的她表面上平波无澜,实际上内心完全没办法静下来,她害怕自己露出什麽破绽,却又在内心深处卑微地期待着,髭切接下来要说的话。

『有话快说,主人还有工作要做。』鹤丸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这非常明显的排斥令髭切不解。

『我最近有惹到你吗?』髭切疑惑地开口询问不待见他的鹤丸。

『没有。』鹤丸勾起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随后转头不再看他。

『髭切,你有什麽事吗?』见髭切的注意力在鹤丸身上,三日月便开口询问了髭切的来意。

『哦对,主,我有事想告诉您。』被三日月提醒的髭切终于把注意力拉回她这边,但是她却突然害怕听到髭切接下来的话。

『主,我结婚后就会时常不在本丸内,您是否要考虑再入手一把新的髭切?』果然不是什麽好事,听到他的话,她只觉得浑身冰冷,好似被丢进冰窖一般,握着笔的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他怎麽能说出如此残忍的话?

就算不爱她,她也为他做了那麽多,而他居然想要离开这裡?

还问自己要不要再去领一把新的髭切回来?

『你居然想要离开?!』最先有反应的不是她,而是鹤丸。

听到髭切说的话后,鹤丸一把抓起髭切的前襟,怒瞪着他。

『她赐予你身体,灵力,还帮你提升你的战斗力,你居然为了一隻狐狸就要离开?!你这样忘恩负义对吗!』鹤丸很生气,自他被召唤出来后从来没有这麽生气过。

这一次,他是真的想砍了髭切。

『髭切,你这话说的太过了。』三日月也阴沉着脸开口,主公赋予了他们灵力和身体,帮助他们成长,在他们受伤的时候给予治疗,就算还不成熟,却也是一直在努力着,髭切这次的决定,就连他也无法接受。

『等,我说的是时常不在,而不是我要离开。』髭切见他两都生气了,皱着眉强调。

『我觉得这句话和我要离开了没有什麽差别。』鹤丸冷冷地瞪着髭切,对他的怒气更是瞬间飙到了顶点。

『好,我同意。』突然的回復,让鹤丸和三日月都不可置信地朝她看去。

『主人?!』『主公?!』『主?!』

两个不可置信的语气和一个欣喜的语气。

『没关係,反正他都已经Lv99了。』她低着头,装作很不在意地开口,手上握着笔的动作依旧不变,似是在认真批改文件。

『主,真的吗?』髭切欣喜地看着她,就算不用抬头,她也知道那双眼睛现在究竟有多亮,有多开心。

但是,她的内心却因为他的开心,逐渐结霜。

『真的,你们都出去吧,我还有重要的文件要批。』她头也不抬,颤动的双唇被低着的头遮掩,泪水在眼眶中打滚,她坚持不让泪水溢出眼眶。

她不想让髭切见到她哭泣的模样。

『好的,不好意思打扰您工作了。』髭切欢乐地朝她行了一个礼后,站起身快速离开了她的房间。

但是鹤丸和三日月并没有离开。

『你们不走?』她压着嗓子开口,头依旧低着。

『傻丫头。』鹤丸的叹息声自她上方传来,再也忍不了的她迅速在房间的四周设下隔音的结界,也不管这样的举动会消耗她多少的灵力。她扔下手中的笔,握紧自己的双拳,趴在矮桌上放声痛哭。

她想把所有的悲伤都宣洩出来,因为她不想在髭切的婚礼上失态。

她想让他一直记得她是个坚强的主人,因为她不想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现在他面前。

她想让他幸福的,开心的离开,因为她不想让他难受,让他为难。

如果这份感情曝光,髭切也许会厌恶她也说不定。

她只想自私地,在髭切的心中留下一席自己的位置。

让他一直记得,他有一个很好的主人。

鹤丸和三日月都没有开口,两人互看一眼后,鹤丸率先起身越过矮桌,把趴在矮桌上痛哭的她扶起,拥进自己的怀裡。

『主人,忘了他吧。』鹤丸好听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后背是一隻温暖的大手不停地轻拍着,似是在安抚她受伤的心。

『主公,没事的,还有我们在。』三日月的声音缓缓传入她耳里,她抓紧鹤丸的外套,受伤的心也因为这一句话,稍微缓和了些。

『嗯...』

这一次,她依旧是哭到睡着的。

鹤丸抱着她,眼神阴暗地瞪着房间的一个角落。

『鹤丸,那是她的愿望。』三日月见他那副想杀人的表情,轻叹了一声,这麽对鹤丸开口。

『我知道。』鹤丸愤怒地回復,他就是知道所以才没有在一开始得知髭切有了另一半后杀了他。

『除了婚礼上,其他时间都不要让髭切再出现在主公的面前。』看着她满脸的泪痕和不安的睡颜,再想到她刚刚那悲痛的模样,三日月难得地也有些愤怒。

虽说他们本就不适合和人类在一起,但是,髭切这一次的举动,就连他也无法接受。他也是有私心的,对于自己的主公。

『这是肯定的。』鹤丸坚定地看向三日月,『到时还需要你和其他人的帮助了。』

『那是,我会告知那些知情的人。』三日月点点头,随后站起身准备离开房间。

拉开纸门时,三日月突然回头看向鹤丸。

『鹤丸,你真的不告诉她吗?』

他的问题让鹤丸愣了一下,随即他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看向怀裡睡着的她,『我只要她幸福快乐就够了。』

三日月没有接话,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后,便带上门离开了。

漫步在长廊上,三日月抬头看了一眼彤云密布的天空,喃喃地低语,『真是两个笨蛋啊...』

房内,鹤丸再次将熟睡了的她抱起,放置到床上,只是这一次,他没有离开。

鹤丸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欣喜的模样;自己第一次受伤时她难过生气的模样;第一次吓她时,她受惊恼羞成怒的模样;第一次一起偷偷爬上屋顶看日出时,她开心的模样;还有第一次,她为了髭切哭泣的模样。

鹤丸就这麽看着她的睡颜,一直到房门外传来了烛台切的声音。

『主人,晚餐我拿来了。』

鹤丸站起身朝房门走去,一把拉开纸门,只见烛台切一手捧着托盘,一手呈现敲门的姿势,满脸的惊讶。

『鹤先生,你怎麽在这?』

『主人累了,先睡了,那份晚餐你们自己搞定吧。』说罢,准备关上纸门的鹤丸就被烛台切制止了。

『我有话要说。』烛台切严肃地看着鹤丸,眼裡透露出了不容拒绝。

鹤丸看了一眼沉睡的她,随后点头,跟着烛台切离开了房间。

烛台切领着鹤丸回到他们的寝房,关上门后,直直地看着鹤丸。

『主人还好吗?』

鹤丸首先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麽后,满脸的惊讶,『你知道?』

他还以为伊达组只有他和大俱利知道而已。

『当然,我可是她的第一把太刀,怎麽会不知道。』烛台切无奈地笑了一下,『只是看主人那麽拼命地想隐瞒,就顺着她的意当做不知道,其实本丸的初期刀几乎都知道了。』

『原来...』鹤丸讶异地点点头,他还以为只有他、三日月、江雪、大俱利和膝丸知道而已,原来有那麽多人知道啊...

『主人还好吗?』见他明白后,烛台切有些焦急地询问,他迫切地想知道主人的现况,但是碍于不方便亲自去探究,所以他希望可以透过鹤丸了解自家主人究竟怎麽样了。

『并不好。』鹤丸叹了口气,垂下眼,语气中透露出了浓浓的疲惫。

『她哭了对吗?』烛台切皱下好看的眉,有些愠怒。

『嗯,最近别让她和髭切碰面了。』鹤丸抬起头,金色的双眸非常认真地看着烛台切的。

『放心吧,我们会的。』烛臺切点点头,『那主人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鹤丸笑了下,随后抬脚离开他们的寝房。

他必须陪在她的身旁,给予她最大的支撑。

回到她的房内,鹤丸就这麽趴在她的床边,看着她的睡颜睡了过去。

距离髭切的婚礼还有三天,这期间,她完全没有见到髭切任何一面。

内心说不上是松了口气还是失望居多,不过整个人倒是清爽了不少。

期间膝丸曾来到她的房内跪下,郑重地向她道歉,并表示愿意替自己的兄长承担对方对她所造成的伤害。

但,她只是对膝丸露出一个笑容,并告诉他,『是我先爱上了他,所以我输了,受到的伤害也是自找的,你不用对我感到愧疚。』

膝丸永远都不会忘记,主人那时候的笑容,就像是泡沫一般,感觉一碰就会消失。

时间很快地,就来到了髭切的婚礼当日。

她难得的坐在梳妆台前,安静地让清光和乱替她打扮,化妆。

『主人,你平时就该多打扮,你看这样多可爱啊!』难得穿上西装的乱自后方抱着她的脖子,撒娇般地蹭了蹭她的脸颊。

『乱!主人的妆才刚画好!』旁边也穿着西装的清光见到乱的举动,马上不满地呵斥。

『诶~清光真小气,主人明明就算不上粉底也很好看。』乱瘪瘪嘴,不开心地开口,但还是听话地把自己的脸颊移开。

『好了!主人我们走吧。』清光帮她戴好最后一个发饰后,双手轻拍她的双肩,扶着她站起来。

『嗯。』她左手被清光牵着,右手被乱牵着,两人就像是护卫一般,牵着她往本丸的大门走去。

即使在这些天里做好了心裡准备,当这一天来临时,她依旧难过得不能自己。

心情沉重得像是往自己的墓穴走去一般,就连呼吸都有点困难。

站在大门两旁等候她的是鹤丸和江雪,只见两人褪去了平时的出阵服和内番服,换上了现代的西装,更像是自漫画里走出来的王子殿下。

『鹤,江雪,你们在等我吗?』她对他们两个笑了一下。

『是的,主人你今天很漂亮。』江雪低下头对她露出一个微笑。

『谢谢。』她毫不吝啬地收下了江雪的称赞。

发现鹤丸安静得有些不对劲,她疑惑地朝他看了过去,却发现鹤丸的表情有些呆愣。

『鹤?』

『啊?什麽?』被她惊得回神的鹤丸下意识地做了回应,却见眼前的四人都奇怪地看着自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鹤丸马上咳了一声,『咳,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你还好吧?』她担忧地看着明显不在状况内的鹤丸。

『我没事。』鹤丸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后,对她露出了一个微笑,随后将自己的手寸移到她的身旁,『还请主人挽着我的手臂了。』

『好的。』看着鹤丸的举动,她感觉内心稍微轻松了些。

『主人,另一边是我。』江雪也依着鹤丸的举动,将自己的手寸移到她的另一边。

『感觉真不错,两边都是帅哥。』她开玩笑般地说着,随后便接到了清光和乱不满的投诉。

『主人,你这麽说感觉就像是挽着我们一点都不骄傲一样。』清光不开心地瘪瘪嘴。

『对啊,主人,你太过分了。』乱也彆扭地鼓起自己的双颊。

他两的举动逗笑了她,她放开挽着鹤丸和江雪的手,改成将手举起抚摸他们的头,『你们是美少年和正太啊,谁说我不骄傲了,挽着你们我也很骄傲啊。』

『好开心!』听到她这麽说的清光和乱都开心地扑在她身上,由于身型娇小,而且和乱的高度差不了多少的她差点被他们两个的举动憋死。

『好了好了,主人都快被你们勒到窒息了。』鹤丸不忍心见到自家主人差点被憋死的模样,马上开口阻止,将她拉向自己。

『诶——鹤丸好狡猾啊,自己一个人霸佔主人。』乱不满的憋憋嘴。

『咳,婚礼快开始了。』鹤丸自知斗不过乱,马上转移话题。对方的背后可是还有一个名叫一期一振的四花太刀撑腰,还有一堆夜战很厉害的兄弟们,他可惹不起。

『算了,这次就把主人让给你吧。』乱双手叉腰地看着鹤丸,一脸的还不快答谢我的恩赐。

『是是,非常感谢乱大人的恩赐。』鹤丸无奈地开口,算了,他不和小孩子计较。

『这还差不多。』听到他这麽说的乱美滋滋地走到他们的前方,带领他们离开本丸。

她就这麽跟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大草原,那裡已经聚集了许多宾客,大家都在开心地喝着酒嬉笑玩闹,而她本丸的刀们也都参与其中。

『啊!主你来了!』首先发现他们来到的是婚礼的主角之一,也是她如今既想见却又害怕见到的髭切。

『嗯,恭喜你。』她看着身着黑色武士服的髭切,点头称赞,脸上也露出一个练习多日的笑容。

『主,谢谢你的到来。』身着一身白无垢的狐姬也朝他们走了过来,温婉地对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不客气。』她对狐姬点点头,看着髭切和狐姬站在一起的姿态,她不禁想到,不愧是俊男美女的组合,多麽登对啊。

她在内心露出一个苦笑,强压下浓浓的悲伤,随着他们一起加入这个妖怪与付丧神的婚礼。

而从头到尾,她都没注意到,旁边的鹤丸也用着心疼的表情在看着她。

入场后,她让鹤丸和江雪去和其他刀们一起玩闹,自己一个人找了一个较偏僻的位子就坐了下来。

『你是人类?』突然,一个有着黑色长发的美艳女人走到她身旁坐下,眨着那双灵动妖艳的金色双眸,探究地看着她。

『是。』差点被对方的眼神吸进去的她马上将视线转开。

『诶——好稀奇。』女人掩着嘴笑了起来,也没有在意她别过视线的举动。

『你喜欢那个人对吧?』女人突然来的话语让她的心跳漏了一拍,她没有看向女人,只是强冷静一般地回了两个字。

『没有。』

『是吗...』她感觉到女人依旧看着她,被看得不自在的她马上站起身准备朝自家刀们的所在位置走去。

『不好意思,我失陪了。』她礼貌地说了这麽一句,转过身准备朝本丸刀们的所在方向走去。

『真是卑微啊,不自量力的人类哟。』见她起身,女人也不阻止,只是淡淡地,用着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她抬起脚的动作顿了一下,没有回復女人,头也不回地朝鹤丸他们的所在方向走去。

她想回去了。

『主人,怎麽了?』见到她走过来的烛台切担忧地看向她,鹤丸则眼神不善地瞪向刚刚坐在她身旁的女人。

『没什麽,我想回去了。』她没有看向他们,只是淡淡地开口说道。

『那我陪你吧。』鹤丸低下头,担心地对她建议道。

『不用了,我想回去现世一趟,三天后才回来。』她摇摇头,拒绝了他的建议。

『那我陪你到时之政府那吧。』依旧不放心地鹤丸双手搭在她的肩上,用着不容拒绝的口气对她说道。

她看向鹤丸认真的面孔,拒绝的话依旧没有说出,只是点点头同意了。

他们一离开,三日月、江雪和膝丸便面色不善地走向女人。

『哦哟,帅哥们,怎麽了?』被他们怒视,女人也不害怕,只是勾起一个冶艳的笑容看向他们。

『还请不要随意欺负我们的主人哦?黑色的狐狸小姐。』三日月皮笑肉不笑地对着女人开口。

『刚刚你刻意对我们主人下了结界的事,我们可不会善罢甘休。』江雪冷眼看着女人,原先他们就想过来了,奈何女人在他们主人的四周设下结界,让他们无法靠近。

『哦呀?一个人类居然能让你们为了她这样,还真是令我感到新奇了。』女人舔了舔自己的唇,眼神里透露出了浓浓的兴致。

『不准靠近我们的主。』膝丸没什麽感情地开口,抬起手指向女人的心脏位置,『否则这把刃将会贯穿你的身体。』

『我们可是染血的付丧神哦。』三日月半盖着眼,低垂着眸子,对着女人释放出无形的压力。

『好吧好吧,我就说说而已,不会靠近她的。』被他们的气势压倒的女人举起双手,不满地啧了一声。

『还请你记住你说的话。』三日月掩着嘴笑了笑,随后和江雪还有膝丸一起朝烛台切他们走去。

『啧,真是恐怖的主控。』女人砸了砸嘴,愤愤地低语。

『不止是他们,如果你敢伤害我们的主人,整个本丸都会找你算账。』另一把声音突然传入,女人被吓了一跳,回过头一看,是其他的付丧神,大家都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

『我发誓绝对不会去找你们主人麻烦的!』被他们的气势吓到的女人赶紧发誓,就连喃喃自语都不敢了,赶紧朝自己家族的所在位置跑去。

这群付丧神太可怕了!

另一边,陪着她离开的鹤丸看着一路沉默的她,不知道应该怎麽开口。

他们两人就这麽沉默地走到时之政府的大厅,她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鹤,谢谢你。』

『不客气,早点回来。』她的道谢让鹤丸一愣,随后微微一笑,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结界内。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一送,她再也回不来了。

三天后。

『叩叩。』本丸的大门被人敲了两下。

『谁啊?』正在扫地的加州清光拿着扫把朝大门走去。

一拉开大门,只见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拿着一张纸站在大门外,见到他开门后,严肃地对他说,『召集你们本丸的所有付丧神,政府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们。』

对方严肃的表情令他感到莫名地心慌,快速朝本丸的集合地点走去,拉响了摇铃。

『怎麽突然集合?主人回来了吗?』狮子王双手放在后脑勺,疑惑地开口询问。

『政府有重要的事情要宣佈。』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见他们都来齐了后,非常严肃地看着所有付丧神,『你们的主人在现世意外车祸死亡了,她的遗体政府之后会带到本丸来,让你们见她最后一面。』

炸弹般的消息令所有的付丧神都傻了,完全没有人反应过来。

什麽?

『你骗人!』第一个激动地抓起时之政府工作人员前襟的是站在他身边的清光,『主人怎麽可能会死!你骗人!!』

『我没有说谎,还请各位节哀。』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公事公办地说着,也不在意对方无礼的举动。

而听了他的话后的清光像是洩了气的皮球一样,抓着对方前襟的双手也垂了下来。

『不,不可能的,为什麽...』

『怎麽可能?不,为什麽...』

『主人……不可能的!!』

『呜啊——』

此起彼伏的崩溃和哭泣声在本丸内迴荡,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在对方松开自己的前襟后,转身朝本丸的大门走去,离开,将空间和时间留给这些悲痛的付丧神们。

『不……我明明看着她好好地离开的...』鹤丸抓着自己胸前的衣服,全身止不住地颤抖,她的笑脸她的哭脸都历历在目。

『鹤先生...』烛台切扶着差点崩溃倒地的鹤丸,抱着他悲伤地流着泪。

鹤丸怔愣地转头看向哭泣的烛台切,再看向本丸哭泣的众刀,他崩溃地捂着自己的双眼,『不...』

怎麽会?

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她他爱她啊!

如果那天挽留她,不让她回去现世是不是就不会失去她?

悔恨和悲伤交错,过大的冲击令鹤丸直接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次醒来的鹤丸异常地冷静,他坐起身,看着躺在旁边被褥上的小贞,对方的脸上还留着干涸了的泪痕。

他站起身,机械般地朝大厅走去,果不其然,看到了大厅内被佈置成白色的葬礼,而中间摆放的就是她的照片。

不知道其他刀都跑哪去了,他直直地看着那张有着她的照片。

随后木然地朝装着她尸体的棺材走去,隔着玻璃看着她安详的面容,他的泪缓缓落下,一滴滴落在玻璃上。

『傻丫头...』鹤丸强忍着自己的声音,嘶哑地喃喃自语,握紧双拳,趴在她的棺材上痛哭。

再也见不到她了。

他,失去她了。

意识到这点,他猛的直起身体,一手抽出自己的本体,露出了一个温柔宠溺的笑脸看向棺材裡的她。

『傻丫头,不会让你寂寞地上路的。』说罢,他一个使力,将自己的本体折断。

腥味自喉咙涌出,他的身体感觉到了撕裂般的疼痛,他看到大量的鲜血自他的腹部涌出,浸染了她的棺材。

他无力地趴在她的棺材上,缓缓地闭上了金色的双眼。

主人,我来陪你了...





完。。。。。。。。。

才怪!






导演:卡!很好!

歌仙:鹤丸你再把番茄酱往衣服上倒你就自己洗!(╬ ̄皿 ̄) 

鹤丸:(直起身)咳,我这不是为了戏剧效果吗。φ(>ω<*) 

主:鹤你走开,我要出去,裡面闷死了!

鹤丸:主人你这样待在裡面好像陶瓷娃娃哦ヾ(o・ω・)ノ

主:.........我该说谢谢吗?\(;¬_¬)

终于离开棺材。。。

髭切:呜啊!家主!(扑)

主:髭切你暂时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嫌弃face)

髭切:为什麽?!(;´༎ຶД༎ຶ`)

主:咳,没什麽。

髭切:都怪你这只狐狸!离我远点!

狐姬:谁要靠近你啊!我要找主人!(推开髭切)主人~ヾ(•ω•`。)

主:...你们两个是在互相伤害吗。(;¬_¬)

狐姬:要不是因为主人的命令我才不要和这把破刀演什麽恋人!主人~我要奖励(〃'▽'〃)

主:(面色复杂)

髭切:臭狐狸走开,家主是我的!(艹皿艹)

主:好了好了,别吵了。(;'A`)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