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er湫

髭切厨❤及川彻厨❤两位我的嫁❤
刀乱迷我英迷排球迷_完全久吹超爱小久💕小久是天使💕
正职是室内设计师_喜欢写文画画(业余)_努力锻炼自己的文笔和画技中

牺牲品(上)

暗黑本丸有,原创审神者有

结局是BE!BE!BE!(很重要!)

刀男黑化有,暗堕有,崩坏不知道有没有………

并没有黑任何一个刀男的意思,刀剑乱舞里的大家我都爱,只是试着站在他们的角度上去想,如果在经历了那麽多残忍的事情后,会怎麽对待新来的审神者,会有什麽样的反应

审神者无名,设定是个平凡普通突然失去父母需要钱的少女,有自己的原则,能屈能伸(大概?),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平安回家和弟妹团聚而已

本丸的结构其实是上网查了一下,依照着谷歌的一张图来写,不知道对不对,还希望各位不要对格局太过认真(跪)

个人觉得自己描写不到位吧,文笔略渣

以上,如果可以接受再往下拉wwww非常感谢!!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遭遇到这种事情。

侧着身躺在血泊中的她感觉到自己的四肢逐渐变冷,全身的力气开始消失,就连呼救都没办法做到。

身体内的鲜血不断地涌出,她眼神涣散地看着自己的血一点一点浸染了青绿色的榻榻米,然后渗入。

一双黑色军装鞋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内,她想抬头看看那双脚的主人究竟是谁,但是却无法。

她的身体已经逐渐进入休克状态,就连转动眼珠子这小小的举动都非常费力。

究竟是为什麽会演变成如今这个局面,她自己也不知道。

模煳间,她的大脑像是走马灯一样,开始播放这一年半来所发生的事。

一开始被政府要求接手暗黑本丸时,她是拒绝的。

她自知没办法改变,甚至是感化那些早已心灵扭曲,对人类恨之入骨的付丧神,但是却被强制勒令接手,理由是,【灵力中上的审神者都会被分去接手暗黑本丸,因为灵力中等以及中下的审神者就连暗黑本丸的大门都进不去。】

对于这种破理由,她也是有抗争过的,但是奈何,人家政府势力权力都有,她只是一个灵力偏上的平凡人类,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第一天接任时,她强力要求必须要有政府的工作人员陪同,她才愿意去,否则她打死都不接手那个暗黑本丸。

最后在她的坚持下,政府终于答应让一个工作人员陪同她一起去。

还没打开暗黑本丸的大门,她就感受到了异常混浊、压抑的气息。说真的,如果不是被政府的人员抓着,她肯定掉头就走。

本丸的大门在政府人员的帮助下被推开,推开的那一霎那,刺鼻的腥味扑面而来,过于冲击的味道让她反射性地弯下腰干呕,脸色惨白地捂着自己的口鼻。

好不容易等了一阵子,终于有些习惯了这令人作呕的味道后,她直起身看向本丸的前院厅,只见好几个少年站在那儿脸色阴沉地瞪着她,那眼神犀利得像是要置她于死地一般。

从没接收过如此露骨的恶意和恨意,她的身体几乎是立马僵直,就连颤抖都忘了,只剩下浓浓的恐惧和想逃跑的念头。

『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浦岛虎彻,骨喰藤四郎、鲶尾藤四郎。』政府的工作人员却好似没事一般,抬起手指着那几个少年,一个个把名字念给她知道。

被政府人员的声音惊得回神的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抓起政府人员的手就往大门外拖,直到离暗黑本丸有一定的距离后,在对方不解的眼神中,她二话不说地抬起头抓紧对方的前襟,怒吼,『那麽清楚的恨意你是瞎了没看到是吗?!还介绍他们给我认识?!』

『请你冷静,每一个接手暗黑本丸的审神者在第一天都会有这样的状况,这很正常。』政府人员一脸淡定地对她说道。

『冷静个P!你倒是说说要怎麽冷静?!他们那眼神完全就是想让我死!』她抓狂地把政府人员推开,烦躁地揉乱原本就没有多整齐的短发,恶狠狠地瞪着政府人员。

『请不用担心,相处一阵子后这种情况会转好的。』政府人员站在她身旁拍拍她的后背这麽安慰,随后又补了这麽一句,让她看清自己的立场,『而且你已经和政府签约了,如果毁约的话,赔偿金估计不会少,你还有三个弟妹需要这笔钱吧。』

她,只是个什麽也改变不了的平凡人而已。

愤怒、委屈、焦躁、恐惧在内心交错着,她觉得自己都快得精神病了。

好不容易做了几次的深呼吸后,她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跟着政府人员再次回到那个暗黑本丸的前院。

再回来的这一次,站在前厅的人数变多了,多了好些高大男子和小男孩。

他们看着她的眼神令她恐惧,赤裸裸的探究和警告,就像是在用眼神告诉她,一踏进这裡,就再也不可能活着离开。

她扭过头,强忍着想要逃跑的冲动,不断地催眠自己,【没事的,两年而已,很快的,很快就可以离开了。】

『你们本丸所有的付丧神都到了吗?』政府人员站在她旁边,开口询问着那堆奇装异服的付丧神。

『嗯,都到了。』她听到一个较低沉的声音如此回复。

『那我现在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新来接任的审神者,以后她会负责你们的出阵、远征、内番和手入。』政府人员例行公事地介绍了她后,随后转头看向她。

『现在我带你到你的房间去。』

『我住别院就行。』在对方准备带她进入本丸御殿时,她马上开口提出自己的意见。

听到她这麽说的政府人员还没开口,倒是那堆付丧神的其中一人开口了。

『这怎麽可以,审神者大人可是本丸最尊贵的存在,如果住在别院的话,会让人说我们亏待自家主人的。』很普通的一句话,但是她却听出了话中的讽刺。

她转头看向开口的付丧神,是一个拥有米白色蘑菇头的高大男子。他的肩膀上披着一件白色的外套,裡头是一件黑白色的衬衫而下半身是一件白色的西裤。

金黄色的双眸好似猛兽一般,紧紧地盯着她,那感觉就像是他随时会朝她扑过来然后用自己尖锐的虎牙咬破她的脖子,将她撕裂。

虽然恐惧,但她依旧强逼自己去面对。既然被强制接受这样的事情,那她害怕也没用,现在除了自身,没有人能够帮助她。

『不用了,我住在别院就行。』

她原本就不是任人欺负还不还手的类型,若不是因为父母双亡,为了支付弟妹们的读书费和生活费,她绝对不可能妥协让政府如此摆佈。

『还真是个任性的主人啊哈哈哈。』另一个站在他身旁,身着深蓝色狩衣的男子掩着嘴在笑,但是眼神却是一点笑意都没有,有着黄色月亮的暗蓝色双眸阴沉地盯着她。

『我想先立下条约可以吧?』她在内心给自己做好建设后,平静地看向这群对她有着满满的恨意和恶意的付丧神,为了自己未来的安全,她必须先做好防范措施。

话一出,她很明显地感觉到,投射在她身上的敌意愈发强烈。

『可以啊,你请。』米白色蘑菇头的男子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看着她,金色的双眸不屑地看着她。

『第一,你们前几任是怎麽样我不管,反正我和你们井水不犯河水,除了手入,其馀时间我不会和你们任何一把刀私下交流,也不会开寝当番。』为了自己的安全,她很迅速地先把自己的生活和他们的划分开来,以避免第一晚就莫名其妙地被捅死,还有就是取消之前无意间听说过这个暗黑本丸曾拥有过的寝当番。

第一个条件一出,所有的付丧神都很明显愣了,估计是没想到她会如此直白地说出这种话。

没管他们的愣神,她继续说出自己的第二个条件。

『第二,我会在别院和你们住的地方之间做一个交流厅,有什麽事我都会写了挂在那,要交给你们的东西也会一併放在那,包括要做的事情和工作分配,你们不需要和我见面。』

不理会那群付丧神的感想,她快速提出自己最后的条件。

『最后一个,我保证你们所有付丧神的安全,不会碎刀也不会刀解,受伤时也会手入,所以也请你们不要来伤害我,让我安全地当完两年的审神者然后离开。』说罢,她顿了一下,表情冰冷地补上了最后一句,『否则,我就算是死,做鬼也会拖你们一起陪葬。』

她没有和他们开玩笑,虽然她没有什麽战斗力,也只是一个很平凡的少女,但是人的执念是很可怕的,如果她不明不白地死在这种地方,就算化成厉鬼,她也会找他们报仇的。

她发誓。

『你怎麽可以说这种话?』政府人员在听到她开出的条件后,紧张地抓着她的手,责备地看着她。

『我说的是实话,为了我的性命着想,最好现在把所有的事都摊开来说。』她瞪了政府人员一眼,转头看向那群听完她的条件后,若有所思的付丧神们,『这三个条件对你们来说并不亏吧,我提供你们灵力保你们安全,给你们完全的自由空间;你们让我顺利地执行完任务然后安全地离开,我们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你要我们怎麽相信你不会为了获得新刀而碎刀?』水蓝色头发的男子看着她,似是想要她给出她的保证。

『要是我碎了任何一把刀,你们大可以直接杀了我。』她开口,给出了自己的保证,『对你们来说,杀了我这种平平凡凡的人类丫头根本不是问题吧。』

没预料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水蓝色头发的男子有些呆愣,但是对她的敌意倒是没有减少。

『你怎麽可以说这种话?!』政府人员生气地掰过她的身体,让她和他对视。

『不然还能怎麽样?你能保证我可以安全地离开吗?不能吧?那我为自己的安全做准备没错吧?』她愤怒地瞪着政府人员,这些只想到自己利益的傢伙,如果他们能靠,她就能飞了!

被她呛得没法反驳的政府人员愤怒地准备甩袖离开,却被她拉住了。

『带我去别院。』她看着对方,这麽开口。

『我...』对方准备拒绝的话还没说,她倒是先开口了。

『如果你拒绝,我就去投诉你。』她以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松开抓着对方的手,耸肩。

被她气到的政府人员气冲冲地带着她到别院去,而依旧呆在前厅的付丧神们则被华丽丽地忽视了。

别院距离本丸御殿有一段距离,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坐落在角落,非常不起眼的建筑物,一般不会有人或付丧神会想住在这种地方。

但是她不介意,如果能安全地回到现世和自己的弟妹们见面,住在这种地方也没关係。

政府人员离开后,她开始打扫许久没人使用,早已被铺上一层厚厚的灰尘的别院。

光是把整个别院所有的灰尘擦乾淨就把她累趴,她到浴室随意冲了个澡后就出来了。抬手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她看了一眼因许久没人清洗而刚被她扔了床单的床垫,想了想,还是决定趴在矮桌上睡。

明天再到万屋去买床垫枕头和棉被吧。

身心俱惫的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她所不知道的是,本丸御殿里,所有的付丧神都端坐在裡头,他们的脸也因为摇曳不定的烛火忽明忽暗,更是透露出了阴森邪恶的气息。

隔天下午才睡醒的她,先是扛着颇有分量的床垫到本丸外的垃圾场丢弃,所幸她所在的别院距离后门是最靠近的,所以不需要走太远。

但是对于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来说,扛着一个比自己还高大的床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别说还需要走一段路程。

把那肮脏的床垫扔了后,她气喘吁吁地回到别院。

换上一套适合扛重物的便服,她便锁上别院的大门,从后门离开了。

因为是接手暗黑本丸的关係,政府允许她不带任何近侍就可以出门到万屋去。

所以当她只身一人到万屋买床垫、枕头和棉被时,还被老板询问需不需要帮忙运送。

原先想答应的她,随后想到本丸那群付丧神不知道会不会也排斥其他的人类,还是拒绝了对方的好意,自己一个人扛着床垫枕头和棉被回去。

所幸她聪明,选了一个较薄,还可以折的床垫,让整个搬运过程轻松了一些些。

回到别院时,她看到了昨天和她对过话的深蓝色狩衣男子和米白色蘑菇头男子,两人站在她的别院前,似是在等她。

在看到她从后门进来,又搬了那麽多的东西回来后,都愣了一下。

『审神者大人,需要我们帮忙吗?』蓝色狩衣的男子微笑地看着她,没有走上前,只是这麽开口询问。

『不用麻烦了。』看出对方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她很直接地拒绝了他,然后开口反问他们的来意,『找我有事?』

『是的,审神者大人,你还没选出你的近侍。』米白色蘑菇头男子也微笑地看着她。

『政府有说过我可以不选近侍,所以你们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就好,不用管我,当我不存在就可以了。』她扛着自己买的东西,走到别院的大门前,打开,然后走了进去。

期间完全没去看那两个在听到她的回答后,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的付丧神。

放下扛在身上的东西后,她拿起自己的双肩包,再次走出别院,将大门锁上。

『还有什麽事吗?』看着依旧没有离开的两人,她再次开口询问。

『你现在要出门吗?』蓝色狩衣的男子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再次转移话题。

『是,如果没事我就先离开了。』说罢,她转身就朝后门走去。

『你为什麽不走大门?』米白色蘑菇头的男子略带疑惑的嗓音自她身后传来,她顿了一下脚步,稍微侧过自己的脑袋。

『大门只有本丸的主人才可以走这件事我还是知道的。』没有去理会身后两人,她再次独自离开了本丸,到万屋去,只是这一次,她多背了一个背包。

『老板,请给我个72御守。』她拿下自己的双肩包,随后打开,让万屋的老板得以把那些御守放进去。

『小姑娘,你的本丸是全刀帐哦?』听到她要买的御守数量,老板笑嘻嘻地调侃道,一边搬出了一箱御守给她。

『啊嗯。』不知道应该怎麽回答的她表面上只是尴尬地搔搔后脑,内心却是自嘲地笑了一下。

全刀帐又如何?那个本丸里又没有一把刀是属于她的。

背着沉重,装满了御守的双肩包,她迈开脚步朝本丸走去。

依旧是从后门进去,这一次,没有人站在她的别院前,她拿出钥匙打开了别院的大门,随后拿出一个环保袋,将所有的御守装进去。

因为还没做出交流厅,所以她只好硬着头皮走到本丸御殿门口,随后将环保袋放下,内心也在祈祷不要遇到任何一把刀。

『你在干什麽?』突然响起的声音差点吓得她扑街,她僵直着身子,冷着一张脸回头,看到的是一个绑着马尾,穿着蓝色内番服,眼角有颗泪痣的少年。

对方阴冷地瞪着她这个不速之客,摆出一副准备冲过来攻击她的姿势。

『没干什麽,这些你们拿去分。』她指了指放在地上的一大袋环保袋后,头也不回地就马上离开了。

也因此,她错过了少年不屑的眼神,和对方将那袋御守扔进垃圾桶的举动。

回到别院后,她将床垫、枕头和棉被的包装拆开,随后放置在床架上,铺上床单。

随后她开始整理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为了打发时间,她还带了一些画具和纸笔来。

全都放置在柜子里后,她开始制作昨天自己提出的交流厅。

完成后,她将那个小小的板和架子安插到离别院有些距离的草坪上,然后将写好的出阵、远征、内番人员的名单挂上去,随后离开。

往后的日子里,她也遵守了自己所开出的条件,没有碎刀,没有寝当番,就连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间都少之又少,除了手入之外,其他时间他们不曾见过她。

她给予了他们完全的空间和时间去重新生活。

就这样,她和他们以一种在完全没有见面和交流的情况下生活了半年。

而唯一让他们知道她还存在的就只有那个小小的交流厅还有偶尔受伤时出现在手入室里的她。

而在那半年之后,某一次的事件,让她和他们之间的平衡开始产生晃动。

那一次的出阵,药研藤四郎重伤,而就那麽恰巧的,下一站就是王点。

这是他们沟了一个月以来,第一次差一步就可以踩进王点的时机。

隔着电子板看着战况的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让他们撤回本丸。

待他们出阵的刀都出现在本丸时,就见到她早已站在阵法外等候了。

一见到他们的身影,她马上朝他们走去,让他们将药研藤四郎带进手入室,随后关上纸门。

她盘腿坐下对着药研藤四郎的本体开始注入自己的灵力直到对方的伤痊愈后才停下。

待药研藤四郎清醒,她第一次主动开口和这个本丸的付丧神搭话,问出了这个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你们出阵有没有带御守?』

『御守?』对于她的搭话,药研藤四郎首先是觉得惊讶,随后在听到她的问题后则疑惑地皱起眉,『我们并没有御守。』

『我来的第二天就买了,放在御殿的门口,总共有72个,你们没看到吗?』她奇怪地看着药研藤四郎,那麽一大袋不可能没看到吧?

『不,我们并没有看到。』药研藤四郎也很诚实地摇摇头,表明他们真的没看到。

『奇怪了...』她低下头喃喃自语,『怎麽会没看到呢?还是被小偷偷走了?也不可能啊...』左思右想地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突地,她想起了在她放置好那袋御守后见到的那把刀。

『大和守安定呢?我那天放好御守后他也在场。』她抬起头看向药研藤四郎,想请对方帮忙把这个付丧神找来。

『我去帮你把他叫来吧。』基于她这半年都没有对他们做出什麽过分的事情,药研藤四郎虽然戒备着她,但是却不会如同第一个月和她相处时那般,甚至是绝不和她单独呆在一个房内。

在药研藤四郎拉开纸门时,她看见了依旧站在手入室外等候的付丧神们。

药研藤四郎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后便离开去将大和守安定找来,而她在视线和纸门外的他们接触到后便迅速地移开,盯着眼前的榻榻米发起呆来。

随后一阵脚步声的靠近,她一转头就看见被药研藤四郎带来的大和守安定。

对方垂下眼看着她,语气冷淡地开口,『找我什麽事?』

『你知道我那天买的御守去哪裡了吗?』对于他无礼的态度,她也不恼,只是很平静地开口询问。

『扔了。』

两个字,让她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看向对方。

『什麽?』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开口询问。

『我说扔了。』大和守安定转开头不再看她,不耐烦地重複了一遍。

他的回答让她的心跳瞬间漏了一拍,下意识地开口询问,『为什麽?』

『那些御守你也只是拿来哄骗大家的吧?估计也是假的,那干嘛还要分发给其他人?想讨好我们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做了。』大和守安定语气嘲讽地斜视着她。

听到他的回答,她没有开口辩解,也没有对他们做任何解释,只是把头低了下去,在心底自嘲了起来。

哈哈哈。

原来自己做的在他们的眼裡原来只不过是笑话和哄骗。

那些御守几乎是她花了自己一半的积蓄买回来的,却被他们当做是废物。

他就这麽把它们给扔了,如同她的心意一般,被抛弃,还被狠狠地践踏碾碎,就连一丁点的粉末也不剩。

她原先黯淡的双眸在听到大和守安定的回答后更是完全失去了光芒。

再次抬起头,过长的刘海遮盖了她半张的面孔。

她站起身,没有说话,在那几个付丧神的注视下,踏着沉稳的步伐,离开手入室。

进入自己的别院后,她将门关上,背靠着大门滑坐在地。

她没有哭,就连悲伤都无法感觉。

难受吗?

也许吧。

失望吗?

大概吧。

不过,这些也是她一早就预料到了,只是没想到真的发生时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夜裡的冷风,凛冽地灌入她的别院,石灰做的地板变得冰冷,而她的身体也逐渐地开始降温,却比不过她逐渐冰封的心。

她就这麽维持着背靠着大门坐在地上的姿势,一动也不动,睁着双眼呆滞地盯着前方的矮桌。

就连什麽时候睡了过去她也不晓得,只知道隔天醒来后,她觉得身体异常地沉重,头也异常地痛。

她颤抖着双脚,扶着墙站起身,因为整夜的睡眠姿势错误,导致她差点腿软再次跌坐在地上。

步履蹒跚地走进浴室朝自己的脸上泼了好几次冷水后,她随便用衣服抹乾脸上残留下的水滴,精神恍惚地换上新的日常服。

还没穿上裤子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揉揉自己发疼的额角,快速将裤子穿好,走去开门。

一打开大门就见到鹤丸国永和烛台切光忠难得一见的焦虑面孔,她还没来的及开口询问,就被他们两人一左一右地架着,以双脚离地的姿势离开别院,朝手入室跑去。

原本还有些迷煳的她在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大俱利伽罗后瞬间清醒,二话不说便坐下朝对方的本体开始将灵力注入。

待对方完全痊愈后,她揉揉自己几近昏眩的太阳穴,开口询问,『为什麽会受伤?』

清醒后的大俱利伽罗看了她一眼,转过头哼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看他这样的态度,她也不奢望对方会回答她。

她站起身准备回到自己的别院,却发现视线开始变得模煳,瞳孔没办法对到焦,晕眩感也愈发严重,头重脚轻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她强撑着身体的不适感,一把拉开纸门,也如她所预料一般,门外就站着鹤丸国永和烛台切光忠。

一看到她,鹤丸国永张口貌似想说些什麽,但是却没有出声。

她把视线转开,没有再看向他们,步伐不稳地扶着墙壁往别院的方向走去。

但是,脑袋似是要和她作对一般,愈发沉重,疼痛感也越来越强烈,突地一阵天旋地转后,她的意识直接陷入黑暗。

再次醒来时,她是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

惊慌地坐起身,她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挺高级的房间,房内的摆设也是一眼就让人看出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或是小姐才会有的装饰。

四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她不安地下了床,朝纸门缓缓地移动过去。

不料,纸门在这时被拉开了。

走进来的是药研藤四郎,对方的手上还捧着一碗热腾腾的粥。

『这裡是哪?』她看着药研藤四郎略惊讶的脸,疑惑地开口。

『这裡是审神者的房间,你在手入完大俱利后就昏倒了。』他语气平淡地开口,随后朝矮桌走去,将那碗粥放下,『过来吃吧,你刚退烧只能吃粥。』

听完他的叙述后,她依旧没有走过去,只是有些意外自己居然发烧了。

估计是因为吹了一整晚的冷风吧。

『你不吃?』药研藤四郎见她没有走过来的意思,转头看向她。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煮,那个你自己吃吧。』她摇摇头,转身就准备离开,

『你不信任我们对吗?』药研藤四郎见她要离开,也不阻止,只是在她拉开纸门时,问了这麽一句。

他的问题令她离开的脚步停了下来,她转头看向药研藤四郎。

『不是我不信任你们,而是你们根本就没有信任我的打算。』

由于背着光的关係,药研藤四郎完全看不清她现下的表情。

『不管我做什麽,在你们的眼裡都只是有目的的表现,就算我卸下所有的装备,赤裸裸地站在你们面前,你们依旧会怀疑我是否在身上藏了武器。』说罢,她头也不回地关上纸门,留下药研藤四郎在房间内,独自一个人走下楼梯。

她出神地漫步着,内心则是在责怪自己刚刚为什麽要那麽冲动,对药研藤四郎说出那样的话。

要是他听了不爽,告诉了其他付丧神,那她不是准备洗干净脖子等死?

她懊恼地抓乱自己的头发,却没注意到自己究竟走到了哪。

等到她再次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居然迷路了。

烦躁地捏捏自己还有些发疼的眉心,她转回身想循着原本走过的路回去,却失败了。

她看了看左边的池塘,再看看右边的阁院,第一次发现自己大脑的导航在这个本丸是没用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走到哪的她无奈地再次在本丸内乱绕,想说试试看能不能找到回去别院的路。

『嗷...』一个小小的,软软的吼声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奇怪地四处张望,却感觉到穿着拖鞋的脚板上传来类似被小动物轻挠的触感。

疑惑地低下头,她看见了一只白色底黑色条纹的小老虎正用着自己的小爪子在轻挠她的脚板,随后还抬起头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她。

完全被萌爆的她立马蹲下身,抬起手抚摸起小老虎的头和背。

小老虎也享受地蹭了蹭她的手心,末了还伸出舌头舔舔她的手背。

一直都很喜欢动物的她看着小老虎撒娇的模样,心也不禁软成一滩水。

『你也迷路了吗?』虽然知道小老虎听不懂人类的语言,但她依旧温柔地开口询问。

『嗷——』似是在回答她的问题一般,小老虎舔了舔自己前爪的毛后,对着她软软地叫了一声。

『我也迷路了呢。』说罢,她露出一个苦笑,随后伸出双手将小老虎抱在怀裡,轻轻地抚摸。

『嗷...』被她抚摸得非常享受的小老虎软软地趴在她的怀裡,半眯着双眸,时不时还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她的脖子。

『小可爱,你还真会撒娇啊。』看着小老虎的举动,她终于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打从被迫接手这个暗黑本丸后,她就没有再真心笑过了,精神上的压力和一直都得保持警戒的状态早已让她疲惫不堪。

这半年来她从没放下过警惕,虽说和他们立下了条约,但是她不觉得他们是会乖乖遵守的付丧神。

一直到现在都没见他们动手,让她不得不怀疑,他们是不是另有其他阴谋在暗地裡策划着。

不要怪她疑心病重,而是呆在这种曾受过欺压迫害虐待的本丸里,让她不得不往更糟糕的地方去思考。

没有人在经历过那些事情后还能对他人拥有信任,或是因为他人对自己没有造成危害而放下戒心。

对于他们的遭遇,她是同情的,但,她并不想替那些曾对这个本丸的付丧神施暴的审神者去承受他们所制造出来的后果。

她不是圣人圣母,她只是一个平凡的,还有弟妹在等着她回去的普通少女而已。

每一个夜晚,她都害怕他们会不会突然闯入别院然后抽出自己的本体往她的心脏插进去,就连风吹的声音都能把她从床上惊醒。

每一次替他们手入,他们的眼神和一举一动她都是吊着嗓子在观察,深怕他们一个不满,顺手抽刀砍了她。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她用力甩甩自己的脑袋,把内心最深处的不安和疲惫强制压下,怀裡抱着小老虎,继续寻找回到别院的路。

『审神者大人…?』

tbc.

评论(30)

热度(47)